日常沉迷上天吃鱼

【喻黄】我好像在那见过你.3

*血猎喻&血族黄

*结尾好像是BE向

*ooc  有私设  周更  放比较长的假期的时候可能会一周两更

*前文戳头像

真的没有弃坑,最近有点事情所以没有更,我真的没有弃坑,争取在过年之前把坑填完。

正文:

喻文州不是不清楚黄少天的身份,他刚接到任务的时候,就已经清楚了,自己被种植迷月引的原因也猜到了一些,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一个机会,然后顺理成章的揭开他的身份,眼下,机会来了他怎么可能放过。

从一楼客厅的二楼的厨房会经过一段长长的走廊记录着lasombra 族的历史,从最开始的该隐的画像,到后来分裂的13个氏族再到历代lasombra 族首领的画像。

黄少天当然不会直接从走廊带他上来,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,这座城堡地下应该藏着魔党一组,从密党七族抢夺过来的圣器,而刚刚走的大概就是那么多密道中的其中一条。

喻文州回想着刚才,黄少天把自己推进厨房,临走之前做的“加油”的手势,一边梳理着思路,一边回留恋着刚才黄少天手里的温度。

喻文州明白,这次任务事关重大,Jyhad的成败就在他的手里了,他明白组织让他来是信任他,只是这么重要的事情,怎么会就只有他一个人来呢。这…明显不符合组织的行事风格。喻文州理了理思路,想着,算了,还是眼下要紧。

喻文州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各种调料,标签都没撕,证明是新买的。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层灰,也不知道多久没有用了。

大概是黄少天怕自己分不清吧,上面贴着一张,已经泛黄的纸,上面模糊的写着盐和糖两个字,他分不清,但是喻文州能分得清啊。

喻文州故意把盐和糖放反了,再拿给黄少天。

喻文州把餐厅的门打开,看到黄少天在那里满怀期待的盯着他,,,手里的食物,黄少天在那里看,笑着看着他,他像回应似的,也笑着看着他。

“尝尝看”“嗯嗯,文州,你做的好好吃呀!以后厨房就是你的了,你做的真的比我做的好吃多了,上一次我差点把厨房炸了。”“真的?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,我尝尝。”喻文州接过黄少天递给他的筷子,皱了皱眉头,说“少天,你不用骗我了,要是不好吃你就别吃了。”“哪有,明明很好吃啊。”“少天,我盐和糖放反了少天没有尝出来?”黄少天听到,一愣,随即说到“哦,不是,我当然尝出来了,我就是,我就是怕你不高兴。”黄少天低下头,该来的还是会来的,赌气般的说到“是,我是没有尝出来,你知道身份了,为什么还在问我一遍?你想说什么?惧怕我,还是现在就离开了?”黄少天低下头,刘海在脸上留下一片阴影,看不出他的表情。

“少天,不,我没有,我只是。”“所以,你要是想走的话,我不会杀你,你出去之后不要把住宅的位置说出去,还有……”“不,少天我只是在想,如果你把我当朋友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你是血族?朋友应该坦 诚 相 待 不是吗?还是说,少天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朋友?”

“文州,我…你不走了吧,我去帮你收拾东西了。”黄少天急忙起身,还不小心把胡椒粉,盐,糖,全带倒了,又慌忙抓起来丢到桌子上。

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远去的背影,心里想:果然还是我太着急了吗?

那一天,蓝雨众人有想起了被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支配的恐惧

*ooc  ooc  ooc

*主喻黄,叶蓝,微刘卢

*梗源于生活



以下正文:

荣耀职业选手群:

君莫笑:呦,今天群里怎么这么安静,没人?都睡了?那野图boss哥就先收下了。

百花缭乱:靠,敢不敢再无耻点。

王不留行:靠,敢不敢再无耻点。

逢山鬼泣:靠,敢不敢再无耻点。

鬼刻:靠,敢不敢再无耻点。

风城烟雨:靠,敢不敢再无耻点。

一枪穿云:靠,敢不敢再无耻点。

无浪:靠,敢不敢再无耻点。

生灵灭:靠,敢不敢再无耻点。

石不转:靠,敢不敢再无耻点。

石不转:希望大家下一次刷队形的时候,排列能整齐一点。

君莫笑:这不都没睡嘛,听到野图boss都炸出来了。

君莫笑:脏心杰,呦,脏心杰还没睡呀!

石不转:要睡了,群里面有点吵,进来看看。顺便,张佳乐前辈,请不要偷偷玩手机。

百花缭乱:我没有偷偷玩手机。

海无量:你在光明正大的玩。

百花缭乱:不是,我在玩电脑。

蓝桥春雪:叶修,你又干嘛了?

君莫笑:没干嘛啊,就抢了会boss

【系统:君莫笑撤回一条消息】

君莫笑:小蓝,你把门打开,有话好好说,我错了,你把门打开。

蓝桥春雪:叶修,你今晚睡沙发。

百花缭乱:233叶修,让你作。

鸾辂音尘:叶蓝素材get

生灵灭:小戴,训练的时候不许玩手机

鸾辂音尘:队长我没玩手机,我玩的电脑。

风城烟雨:小戴,你赶紧写,写完之后我让舒家姐妹给你画配图。

鸾辂音尘:谢谢云秀姐。

莫敢回首:[图片.叶蓝捆绑play.]

谁不低头:[图片.叶蓝囚禁play.]

莫敢回首:[图片.叶蓝黑化play.]

谁不低头:[图片.叶蓝BE向]

君莫笑:前三个还好,最后一个改成HE向好点。

百花缭乱:woc,老叶群里还有未成年呢,注意点。

沐雨橙风:有没有人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
一枪穿云:黄…?!

无浪:小周的意思是:黄少居然从开始到现在没说过一句话。

风城烟雨:蓝雨人呢?

飞刀剑:不知道,小鬼今天也没缠着找我pk

索克萨尔:@飞刀剑,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

枪林弹雨:@飞刀剑,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

灵魂语者:@飞刀剑,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

八音符:@飞刀剑,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

涛落沙明:@飞刀剑,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

王不留行:三年血赚,死刑不亏

防风:三年血赚,死刑不亏

独活:三年血赚,死刑不亏

木恩:三年血赚,死刑不亏

冬虫夏草:三年血赚,死刑不亏

叶下红:三年血赚,死刑不亏

风城烟雨:笑看他庙与他药日常互怼

沐雨橙风:笑看他庙与他药日常互怼

鸾辂音尘:笑看他庙与他药日常互怼

叶下红:笑看他庙与他药日常互怼

莫敢回首:笑看他庙与他药日常互怼

谁不低头:笑看他庙与他药日常互怼

海无量:这不正常呀!联盟的财富们都出来了,怎么没见黄少天?

枪林弹雨:压力山大

灵魂语者:黄少他……没时间的

八音符:他正在抄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

君莫笑:什么??茅什么??

石不转: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是杜甫写的一首诗

流云:前辈,你丢了一段,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是唐代著名诗人杜甫写的一首诗,杜甫,字子美,祖籍襄阳,一度在长安南少陵附近居住,曾自称少陵野老。

涛落沙明:小卢你也丢了一句,选自《杜诗详注》卷十。

百花缭乱:现在打游戏的都这么恐怖吗??

君莫笑:学习好有毛用,会多给你材料吗??

君莫笑:蓝雨众人专注学习,无心抢boss@兴欣全员

兴欣全员:收到。

夜雨声烦:滚滚滚,放下你手中的boss,别带坏小卢@流云别听他的。

君莫笑:呦,抄你的诗了。

夜雨声烦:那是我现在抄了十遍,连手机都拿不稳了。

百花缭乱:所以话唠你为毛要抄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??

夜雨声烦:说起这个来我就生气,小卢不过考试的时候写错了一个字而已,这个老师居然要罚抄十遍,而且还要叫家长,小卢怎么敢告诉家长啊,队长代替家长去啊!

夜雨声烦:去就去呗,叫家长呢我们也认了,但这个老师去了之后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,还说什么打游戏能有什么出路呢?还是好好学习吧,学习学习你mlgb。

夜雨声烦:最主要的是,他居然还要写反思。

索克萨尔:少天,你说错了,应该是抄20遍,你还差十遍没有抄完呢。

夜雨声烦:操为毛,我他妈居然要抄20遍下了下了。

王不留行:你庙要是堕落到何种地步,居然需要正副队来帮未来写作业!

流云:不是这样的,我不是我没有。

八音符:小卢,你赶紧下吧,你还有一堆资料没有背呢。

灵魂语者:真不是我庙堕落,黄少在抄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,队长在写反思,我们其他人都在陪小卢背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和《游山西村》的赏析,还有课下注释。











飞刀剑:小鬼下一回要是再抄古诗,或者要写反思的话,来b市找我就好了!






END

冒死来发文,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。

赶紧去抄,没有抄完的《茅屋》去了。






【喻黄】我好像在那见过你.2

*血猎喻&血族黄

*结尾好像是BE向

*ooc  有私设  周更  放比较长的假期的时候可能会一周两更

*前文戳头像

以下正文:


“小鬼,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一定要…诶?!二乐??你怎么来了??不是小卢吗??”黄少天边说边打开门

“怎么了话唠,这么不希望我来呀!反正就你一个人,最近号召关爱空巢老人,怕你孤单寂寞冷,你乐爷我只能勉为其难的来陪你了。”张佳乐一边说,一边走进去。

“切,孙哲平去执行任务了,你闲着无聊才来我这里打发时间的吧!!”黄少天边说边关上门,跟上前面的张佳乐。“黄少天,”张佳乐打断了黄少天的话,语气也十分严肃,而黄少天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问“怎么了??”“你屋子里有人类?”黄少天听到张佳乐这样问,愣在了原地,一向话多的Lasombra 族首领居然说不出话来,像是想到了什么,张了张嘴,但又闭上了。

“真的有?”走在前面的张佳乐没有听到黄少天的回答,于是回过头来看向黄少天,“你还没有初拥他吧!或者说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初拥他!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人类的味道。黄少天,你知道吗?你这是要……”“好了,”黄少天不耐烦的打断张佳乐的话,抬头望向张佳乐“我会藏好他的,你一定不要告诉其他人。”“可是…”张佳乐还想说什么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我不会忘记Masquerade,你什么时候这么话唠了”“哇!你是话唠,还说我”张佳乐不干示弱的怼回去。在张佳乐心里除了对黄少天的担心之余,还有惊讶,一向不近人情的魔党一族的首领居然会为了一个人类处处维护。

在楼上拐角处的喻文州听着这一切,嘴角勾起一个弧度,心想:所以,他这算是提前取得信任了?喻文州缓缓走下楼梯开口“怎么来了客人也不告诉我?”看见喻文州出来黄少天连忙说“你怎么出来了,伤口一会又裂开了”张佳乐打量着喻文州,喻文州光明正大的对上张佳乐的视线,这反而弄的张佳乐有些不自在了。倒是喻文州先移开的视线,看向黄少天,挂起苏炸天的笑容,说“我没事”

张佳乐看他们两个这样,开口“话唠,赶快说,你什么时候脱单的”黄少天一脸懵逼“什么?”“你还装,你们两个这样,没半年以上奸情谁信呀!”黄少天满脸通红“woc,二乐你瞎说什么呢?我们两个纯洁的友谊好不好……”“话唠,有没有人告诉你,你一心虚就满脸通红,垃圾话增多呀!”张佳乐很顺利的拆了黄少天的台,“好了,我要走了,不然大孙该找我了。”在黄少天开口之前,张佳乐顺利撤退。“张佳乐,到底谁才是撒狗粮的那个,谁才是虐狗的那个呀,还说我bala……”黄少天冲着张佳乐的背影喊到。

带到张佳乐走后,黄少天关上门,转过身,发现喻文州一脸笑意的看着他。黄少天看着这笑容,有些心虚,但是又转念一想,我又没干坏事,我心虚什么,于是开口“文州,怎么了?我脸上有东西??”喻文州却无厘头的问了一句“少天,你会做饭吗??”“什,什么??”“我饿了。”黄少天呆在原地。

下一章影帝喻上线,期待。

*lasombra族(勒森巴族)Lasombra族是魔党的支配者,他们管理著这个混乱的组织。
*masouerade(假面舞会)

【喻黄】我好像在那见过你.1

*血猎喻&血族黄

*结尾好像是BE向

*ooc  有私设  周更  放比较长的假期的时候可能会一周两更

以下正文:

0.
在风雨交加的午夜,远处教堂的钟声掺杂在雨水中若有若无。一个男子跑进了一座中世纪哥特风格的城堡中,“吱――呀――”门突然关上了,就像知道男子要来一般,大厅的灯亮了,橘黄色的灯光显得有些刺眼。

男子坐在地上喘着粗气,黑色的中分被雨水打湿贴在脸上,发梢不停地往下滴水,胸前白色的衬衫被血染红了一大片和雨水混在一起。

“哒哒哒。。。”男子听到脚步声慢慢的抬起头看向楼梯,只见从楼梯上跑下来一位茶色头发的少年,年纪与他相仿,上身穿着黄色的帽衫,下身穿着有点个性的牛仔裤,少年这身现代的打扮与他身后的中世纪背景真的是格格不入。

少年看到有来人微微诧异,“你是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男子便倒了下去。

1.
“哎呀!这个人真的是,什么都不知道就跑近来……”中分男子还未睁眼就听见一阵絮絮叨叨的声音,“你醒了??醒了就起来吧,别老躺着了。”男子心中掠过一丝诧异,睁开眼坐起身,还未开口就被少年抢先了一步“你别动呀,刚包扎好的,一会伤口又裂开了”“你…”男子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“对了,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知道你醒的?好吧,告诉你吧,我猜的,你别不信呀!”茶色头发的少年絮絮的又说了一大通。

少年的话太多,男子一时不知道该从哪里回答,只能说一句“我没有不信,谢谢收留我过这一夜。”“没事没事,你怎么找到这来的?”少年顿了顿,神色有些严肃,但过后又变成了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男子一点点回答“我是被仇家追杀的,雨太大了,也看不清路,为了摆脱他们,就跑到了一条巷子,左拐右拐,也不知道怎么就跑到这来了。如果有打扰到你的话,抱歉呀!”男子说完脸上出现了几分歉意的表情,少年见状,连连摆手说“没关系的,不麻烦,不麻烦,要不你住下来吧,这里挺大的,而且你要是出去的话万一仇家找到你怎么呀,对不对?就这么定了。”“这不好吧…”“没关系的,我叫黄少天,你叫什么名字??”少年再一次问道,“我叫喻文州,那我叫你少天可以吗?”男子看向少年,“可以呀!”少年张扬的笑了,露出了两颗小虎牙。

“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?”男子问道,少年一愣,随即说到“对呀!这是我祖上留下来的宅子,我父母在很早的时候就死了,我是族里面的老人养大的,后来再大一点了之后就自己一个人住了”说完,像是有想到了什么“偶尔会有一群人过来玩。”“一群人??”男子有些吃惊,“对呀,怎么了??”

“叮咚,叮咚叮咚叮咚,叮叮叮…”少年的话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打断,“臭小鬼,门铃迟早会被他按坏的。你先呆着,我去开门。”说完,少年便跑了下去。

我最敬佩的人

考试作文体,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体,第三人称视角,小学生文笔,会有ooc,会有私设。
以下正文

第三部分(作文)

作文:
题目:我最__的人
要求:1.把题目补充完整
2.字数不少于600字,文体不限,诗歌不少于二十行,不得出现真实的人名,地名,校名等

我最敬佩的人
要说起我敬佩的人,其实还是不少的,写这个作文我也一直纠结于两个人谁更好一点,算了,两个人一起说吧。

我最敬佩的,是一个组合,名字是剑与诅咒,虽然乍一听感觉挺中二的,但是这个对于知道并爱着这个组合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慢慢的回忆。

这个组合不是演员、歌手之类的,这是两个打游戏的少年,不仅是打游戏的,而且还是很厉害的职业选手,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那种哦!

这个组合是两个人,两个人有不同的故事,我也不知道先讲谁,私心来说我比较喜欢少天,好的,先讲文州。

说起喻文州,并不仅仅是我佩服他,就算是圈子里的顶尖的大神――叶修也很佩服他(除了嘲讽之外)战(xin)术(zang)比的过叶修,蓝雨战队队长,人长的帅,没有架子,最主要的是苏炸天的笑容!!!“不是每一位队长都是特能苏”
尽管说看起来喻文州很完美,但是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――手残,虽然说手速200+对于常人来说是不可能的,但是在职业圈中这才是刚入门的手速。

因为手速的原因,文州在青训营的时候可吃了不少的苦,被人嘲笑不说,还被人起了“吊车尾”的绰号,每一次考核都险些被刷下去,喻文州知道“扬长避短”的意思,选择了一个相对于手速要求较低的术士。喻文州也知道“笨鸟先飞”的典故,每一次训练他总是最后一个走,一遍遍的看比赛录像就是为了找出连一秒都不到的对手的漏洞。这种精神也成功的引起了黄少天的
注意,他们的关系也稍微有所缓和,直到“喻文州三连胜魏琛,魏琛退役”。

不同于文州,少天一开始便是蓝雨的重点栽培对象。

少天是在网游里满世界抢boss的时候被魏琛挖掘的,“你小子要不要来蓝雨?”“蓝雨?好啊!”少天刚到青训营就脱颖而出,手速也是一群小孩子中最快的一个,用的职业自然是剑客,蓝雨技术部更是打造了一把银装光剑――冰雨。当时的少天还小,但是机会主义者的苗头已经渐渐露了出来,当然话唠的苗头也露了出来。

少天是个小太阳,不同于文州的温柔如玉,少天则是张扬的,像个孩子,他是蓝雨的妖刀,蓝雨的剑刃,而文州便是蓝雨的基石。没有任何一个组合刚开始就那么具有默契,他们刚开始也是。

谁也不知道当时的少天是怎么想的,跟谁都能打成一片就是跟文州过不去,文州“吊车尾”的绰号最先喊起来的就是少天,当时的小孩子们都很“皮”。文州有一个用来分析战术的笔记本,少天好奇他每天拿着笔记本写写画画的到底在干什么,当时他们在同一个宿舍,少天趁文州有事出去的时候翻箱倒柜的把笔记本找了出来,看到上面画的叶修之后,气的脸都白了,“你黄少我那么帅,你不画我,画叶秋?”于是抱着半报复半捉弄的心里留下了“黄少天到此一游。”

他们两个的矛盾真正激化是在喻文州三连胜魏琛之后,少天也知道文州是靠的实力,也知道魏琛迟早有一天会退役,不是文州也会有别人,但是就是不想面对,两人为此还厕所约架过,但少天再怎么胡闹,再怎么反对文州还是成了队长。

出来混的迟早要还,谁知道当年那个“吊车尾吊车尾”的喊的少年,结果成了“世界第一喻吹”,在战场上永远挡在索克萨尔的前面的,一个输出,一个控制,有什么比这更好的?

两个人10岁进的青训营,12岁出道,15岁夺冠,到了现在第八赛季17岁,0210和0810,他们两个连生日都是一年中离得最远的,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,剑所指的方向诅咒也如影随形。

我们有那么多的蓝雨的夏天,但是剩下的都是属于喻黄的。

END

这是在御的第一篇文,笼统的写了写喻黄,不是很甜,主要是写的时候想到了这是一篇考试作文,想到了老师还要看这篇作文就没有那么放的开了,里面有一两句话引用的别的太太的文里面的,因为实在是记不清了,所以要是侵权的话就删了,最后,只求评论就好了。